混合型

一个很懒,flag很多的人
主混|凹凸| |APH| |小英雄|
日常失踪
没有肝只有脑洞
最近立了个flag,两年都会很忙
如果我的渣文笔能让你喜欢,
那就太好了

忘了这么久了,

看到大家都弄来搞事我就

谁认出我的小号我就在我的两周(四天,周六周五)里完成一个短片

我的文风真的这么好认吗

接文搞事现场

混合:诺亚方舟。
这个世界快要被毁灭了,人们都抱怨着人生,完全没有发现这一切。有些人逃到了诺亚的船上,诺亚被杀死了,罪名为“自私”。
杀死诺亚的人成了人们的忌惮
杀手:我可是为了大家才杀人的人的,所以跟我没关系吧。
雷狮根本不在意这句话,他还是记得刚刚他杀人时的果断。这艘船上的人,没有一个有资格登上这艘船,所以不能相信任何人。
凯莉:你们真的以为能平安离开吗,未免太简单了
船上的人都渴望能的到救赎,听到凯莉的话都微微一顿。
每个人都不是什么有“罪”之人,他们的神却认为他们不应该存在于世上。格瑞认为金有资格来到诺亚的方舟上,金认为其他人并没有什么过错,也应该能得到神的原谅。
神总是喜欢开玩笑的。

玻璃棒:
      “神创造众生,为何又将其毁灭?”

      方舟上的人儿不甘的叫喊着。他耀眼的金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蓝色的瞳孔此刻染上愤怒的火焰。他冲着谁在叫喊,凡人无从得知。

      “那是因为人类作恶多端。”少女笑着把手摊开,眼角勾起一个邪肆的弧度,她字句带着嘲弄的意味,让人不禁打起阵阵寒颤。

      果真如此吗。格瑞站在金的身后,他低头,刘海遮住双眼撒下一片阴影,黑暗中的他神情意味不明,那双淡漠的紫眸也许是在看着金,但到底是在羡慕他的善良,还是在担忧他的天真,这件事情他自己也五里雾中。
  
      也许是另一种更为黑暗的想法,不是吗。他学着凯莉,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嘲讽的笑容。金是被神选中的孩子,只有他和诺亚才能活下来——本来应该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  他很贪婪,格瑞告诫自己,他想和金一起活下去这件事绝无虚假。他试图用人类的身份开脱,因为那即是人类的原罪,他犯下也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  冷静点。真是因为这样你才和金不一样啊。脑海里有个声音在回响。
 
      啊啊,是啊。他才不会想这些呢,那个孩子。金的为人格瑞再清楚不过了,格瑞知道金是为了别人可以豁出自己性命的人。

      所以,所以为了让金活下去。

      格瑞已经下定决心了。

      银发的少年抬起了头,眼神坚定不移而饱含贪恋,带有一丝飞蛾扑火的意味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 “看来某些人已经想好了啊。”一直观察着格瑞的雷狮看到他抬头,不禁摸了摸下巴。

      那眼神的意味再清楚不过了,格瑞选择了金,选择了屈服于神,他成为了神的刽子手。

      可我不一样。雷狮眯了眯深紫的眼眸,和格瑞一样的色彩此刻在他的脸上狂妄而肆意,他放下手,裂开嘴低声笑着。

      “既然神创造了我们————”雷狮举起雷神之锤,对着云浪翻涌的天空,对着身边的三位同伴,“那么我们就有了反抗的权利,凭什么要听所谓神的话!”

      雷狮看向金,余光瞟到格瑞僵硬了的躯体,笑容越来越灿烂:“至少我会反抗!成为最后活下来的人!”

      就让我来成为诺亚吧。他舔舔嘴唇。

      晓鱼:    “呵,愚蠢至极的虫子。”突然,一个声音从高处传来。打断了雷狮傲慢至极的发言。

  “想挑战神……就凭你?”

  众人听得此声纷纷一愣,不由自主的抬头仰望那个居高临下的身影。格瑞蹙眉,拦臂拉过不解的金护在身后。武器已经反握于手心。

  “哈……原来你也想来搅这趟浑水吗?”雷狮嘲讽的笑了两声,转身挑眉,饶有兴味的抬眼看向那个与金一样一头金发,却没有被格瑞——也就是亚当,所选中的另一个“夏娃”。

  伪神,嘉德罗斯。

  “什么时候……高高在上的嘉德罗斯也很参与到凡人的游戏里了?哈——”

  唇齿相抵叹出微妙音节,雷狮反手将雷神之锤抗在肩膀。斜着眼恶劣的加重了某个词的音节刺激那个高高在上的人。

  就是想要将他拉入凡间的争吵一般。

  一旁骑在刀刃上的少女打了个哈欠,稍微提了下精神。挽臂弯身斜靠在随身武器上,眉间有丝轻佻的嘲讽笑意。“现在是真的热闹了啊……”

  一旁,嘉德罗斯听得雷狮如此挑衅却没有多加理会。他高高在上的眼神直接略过众人,直直看向亚当。

  “格瑞……”沙哑的语调从喉间滚出,微眯的双眼露出那人一丝不耐与厌烦。

  神走下了神坛,出现在凡人面前。

  “……你是谁?”

  金眼里迷茫之色还未褪去,嘉德罗斯早已提棍横扫而来,凛冽之风携卷气流直打金的面门。而早就做好准备的格瑞手心微紧,提步上前一刀斩出。刹时两人战斗的飓风席卷了方舟,四处传来了各种声音。 

  无数人被波及卷下方舟落入深渊,雷狮等人见势不妙早已退在一旁看戏。

  “……不要太过分,你这个疯子。”

  “哈,到头来,我只能在你这留下这一疯子的形象?”

【安静——】
从天传来的声音,代表了真神的意志。凡人与伪神在天道的旨意下皆不甘的停下动作。
【诺亚方舟,只融两人登船。】
神说,
【离末日还有五天。】
  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因为某搞事主使消失,这次搞事接文结束!!

@玻璃棒  @晓时鱼

【嘉幻】【ABO】黑蔷薇(0)

*人物ooc注意
*年龄操作有
*搞事的操作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紫堂幻穿这常服来到了以前的大学,这个大学包括了他上的高中,这样就比较方便他找回他那段日子的记忆。它不太记得到底是多少记不得了,可能只是大学,也可能是全部,想到这里紫堂幻开始心慌了起来。

校园的保安,他准备到处走走,他在校园的小花园里看到了格瑞和金,在小卖部看到了凯莉,他没想到他以前的同学也会今天回这里看看。他与他们打招呼,其实他很奇怪今天为什么有这么多“熟人”在学校,他疑惑的向金、格瑞还有凯莉发问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继续混更
有前篇

【嘉幻】我喜欢你的36个原因(0)

*主cp嘉幻,其他cp会出来打个酱油
*ooc严重,雷点有点多
*文笔渣,叙述不清,排版让人心累,提前道歉
―――――你们看见可爱的分割线了――――――
早上嘉德罗斯和紫堂幻一起进到医院大楼,众人看着嘉德罗斯的黑眼圈,每一个都露出了不同的表情。比如金一脸懵逼,帕洛斯则是看笑话的表情,雷狮就直接笑了出来。

一脸懵逼的金看到了紫堂幻手上抱着的一个孩子,而且那个孩子还挺像紫堂幻和嘉德罗斯两人综合起来的样子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混更
有前篇

诺亚方舟

*ooc注意
*cp秋黑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今天天气很好,人们的心中都带着些怨念,可是现在并没有人打破这种“和平”
“咚”
有人的冒失打破了这个平衡,一时间整条街变得十分“热闹”
“嘻嘻嘻”
小黑洞看着这下面的一切,每天都这样让它感到了无聊。它巡视着这一切,一个角落里有一对姐弟,姐弟的脸上都带着与这条街其他人不同的幸福笑容。
“找到了!”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我是第一个   !!!    占tag的人        @Alison森猫
不要相信圣经的操作,
记下了百度百科的资料到想死
走了走了,这是个坑

电话

A:还在吧……
B:我当然还在
A:你总会突然不见!!
B:那真是抱歉了啊!!我也很忙的!!

C:今天有好好道别吗?
A:我不知道你说这话又是什么意思

D:当然会好好道别吧
A:我怎么能好好的道别啊!混蛋!

E:是不是应该道别
F:但是他会接受吗?

A:再见!
B:今天居然说了再见?

G:接受了再见??
Y:所以要离开了!!
K:所以启程!!
L:这次就不要再放手了!!
K:这次我也不会再推你们下去了!!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看不透吧!
我来解释几秒吧,大概就是A快死了,幻想出了其他人,K说的推,其实是某次病危在梦里的警告,但是A莫名其妙就好了,把这件事忘了,B是A的另一个人格,A自杀一次过以后,就由B代替A,然后A有时会“出来”,通过电话和B聊,抱怨B突然离开,是因为A不想面对现实,B很忙其实是因为在帮A处理人际关系,让A好接受这个世界好好活下去之后自己就离开,但是B不知道A的病,A在B这个人格快离开时前一秒对着电话说了再见,但是B没在控制身体就不知道A其实是快死了。

花败(0.1)

*人物ooc注意
*捏造的都市传说
*十分搞事的操作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10月5日,传说在这一天的黎明前一秒说了“见鬼”就会在这一天看见鬼,所看见的鬼一般人分辨不出来……

雷狮今天特别倒霉,通宵出门准备买吃的发现平时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突然不开了,去少烤摊就只看见远去的烧烤摊老板的背影,回家发现没带钥匙,手机也只剩下百分之一的电量。
远方的天空太阳以经快出来了,雷狮一脚踢在便利店的铁门上,“见鬼!”太阳在雷狮说完这一句话后就出来了,巧的是,雷狮离开的下一秒休假回来的老板准备让便利店开始重新营业。
雷狮走到了一条街道,他跳下一个没有井盖的“下水道”里,或许不应该叫做下水道,这下面也是一条街,旁边还有住宿,这里的空气不知道怎么流通的,闻起来还有股清新剂的味道。雷狮觉得今天的街道人格外的多,有许多的人都低着头,一个棕色头发的年轻人正在打哈欠,他的视线与雷狮对上了,雷狮也看见安迷修了。
安迷修给雷狮的第一印象,‘可爱’(没有想日)但是更多的是想挑衅(作弄)他。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10月5日,传说在这一天的黎明前一秒说了“见鬼”就会在这一天看见鬼,所看见的鬼一般人分辨不出来……
我还是更点吧……